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捐助本站

第一秘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交流
交流
文稿
文稿
综合
综合
查看: 6954|回复: 0

砸缸砸出来的新闻

[复制链接]

classn_11

963

主题

979

帖子

8397

积分

秘书长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8397
发表于 2016-4-27 06: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羊小平砸缸》这篇稿子,从发现素材到成稿经历了近半年的时间。
  2015年11月,我去采访甘南藏区生态文明村建设,走进了羊小平家。羊小平人很木讷,说话都不抬头,聊起来很费劲。往往我问半天,他才回答一句,翻来覆去只是强调山上生活很苦,能搬下来很感激政府。
  就在我打算另换一家时,又随口问了一个问题:“山上缺水吗?”他说缺,出去打工一段时间就要回来给家里挑水,所以老是干不长,后来就不打工了,只能靠种地。然后又辞不达意地说山上吃水多么困难、家里置办了很多水缸等等。我就问他:“是不是你打工什么时间出去、什么时间回来其实都是你家的水缸说了算?”他说是。我顿时眼前一亮,开始刨根问底。
  挖出来的素材故事性很强,又很完整,可以做盘“好菜”。考虑到当时天寒地冻,于是我决定留到春暖花开再发稿。
  今年4月份,我又补充采访了一次,开始写稿子,问题来了。采访羊小平获取的素材很多,包括山上的一眼山泉甚至都可以写。如果单纯地讲个故事,告诉受众山上的人生活有多苦、搬迁政策多么好,这样的稿子已经很多,意思不大。于是我就想,能不能像写剧本一样,把羊小平一家的命运转折和国家实施脱贫攻坚的战略决策结合起来,以小见大。
  想法很宏大,但用什么素材来表现?我想过写羊小平打工记,想过写羊小平下山。反复琢磨后,一个概念越来越清晰——符号,要有符号!时代有时代的符号、地区有地区的符号,而水缸正是“山民”羊小平们的符号。抓住水缸这个“纲”一拎,整条线就清楚了,干扰的素材也被抖到了一边。
  思路有了,可接下来又不会写了。写个消息显然不行;“走基层听民声”也不行,人家都搬下来了,万事俱备,哪有民声?用通讯的三段论写法,太枯燥,感情难渗透。
  选来选去,我最终确定“记者手记”这种便于发挥的题材,用散文手法铺陈、新闻方式叙述,突出稿子的镜头感和画面感。在具体写作时,我尽量忘记自己是在写一篇新闻稿,不设限,把自己带入做记者这些年对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的深厚情感中,就当是小学生在写一篇作文。第一稿写完,放得有点开,又往回收了一下,成稿。
  《羊小平砸缸》能得到新华每日电讯青睐,4月8日在头版头条加编后语刊发,并且紧接着第二天又在头版刊登评论《期待更多“四力”佳作抢头条》,对稿件予以肯定,让我受宠若惊。
  采访的真实和表达的真实是我在《羊小平砸缸》这篇稿子上的最大感受。采访的真实是用扎实的采访还原真相。但不知什么时候起,包括我在内,开始喜欢用极端事例或极端故事来表达。谈论素材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不够典型”,背后的意思其实是“不够刺激”、“不够极端”。这样的事例往往在具体真实的遮盖下,让整篇稿子失去了宏观的真实。
  其实,受众对极端事例可能吃惊、可能质疑,但很少感动。因为极端事例很少见,大家不会有带入感,也就无从感动。《羊小平砸缸》里,羊小平挑水、打工、扔扁担、砸缸都是平凡小事,虽不惊天动地,但给受众以带入感,甚至唤起了一些人的记忆。有读者说,看到羊小平扔扁担,想起了自己高考后扔书;有同事说,很理解羊小平砸缸,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正在田里干活,一边喊叫一边把捆好的稻草全踢翻,父母在旁边流着泪笑。
  平凡的事例才感人,关键是把它还原得自然、本真、质朴。
  这就要说到表达的真实。写稿就是表达,是把人物或事件拍了照给人看。但是有的人物和事件“上相”,有的不“上相”,费尽辞藻也难以把人物或事件的原貌写出来。对“上相”的,我们可详尽描述;对不“上相”的,则需“留白”,把未尽之意留给受众去自行“脑补”。受众会根据自己的经历和所见所感,在脑海中去勾勒。这也是古人写文章讲究“七分露,三分藏”的道理。文不可写尽。
  我现在还是经常写一些唯恐表达不详尽的稿子。想写一个人的面貌,恨不得把脸上的每一个褶子都写出来;用了一句直接引语,后面还要紧跟上一段解释的话。最真实的表达,是对要表述的意思理解后简练到极致的陈述。
  《羊小平砸缸》写的是一个人的命运和脱贫攻坚这一时代洪流的关系,无法详尽表述。于是在写稿时我采取大量“留白”的方式。写山大,就写“山太大了”;写致富难,就写“贫困像日出日落一样恒定”;写自然环境恶劣,就写“种下一粒种子不见得产出一粒粮食”。甚至全文没有一处人物描写。一位新闻界前辈说,“全文无一处描写羊小平,但千万个羊小平扑面而来,令人振奋。”
  表达真实还要警惕表达过头。我自己写稿和看一些新闻稿时发现,为了激起受众的反应,往往表达太过,写喜必须是“喜大普奔”,写悲必然是哭天抢地,写穷恨不得是连裤子都穿不起。这种过头的表达是记者用自己的情感强行代替了受众的情感,给人一种如果你不哭我就打你、你不笑我就咯吱你、你不感动就太没人性的感觉。过犹不及,表达也是这样。
  在写《羊小平砸缸》时,我刻意注意了这一点,不悲不喜,到底是什么情感让读者自己体会;扶贫好不好、扶贫攻坚战的重大意义在哪里,也让读者自己去在感受,表达上到位但不越位,这是我认为此稿最成功的地方。
  简洁的表达才是最好的表达。《羊小平砸缸》入库时有2300多字,有些语句有重复表述的地方。甘肃分社值班副总编梁强和总社编辑老师用火眼金睛挑出来做了删改,编辑后的稿子更为紧凑、连贯。我在这篇稿子的删改中学到了一招,就是写稿要尽量追求文章短、段落短、句子短。但简洁不等于少说,如何在简洁的表达中把庞大的信息量融入进去,在质朴的表述里不着痕迹的铺陈背景、铺垫下文,我感觉不仅仅是技巧,也是一种习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第一秘书网 ( 鲁ICP备14008387号  公文写作交流

GMT+8, 2018-12-19 10:53 , Processed in 0.605672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我的写作之路 X3.2

© 2001-2013 我的写作之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